您現在的位置:網站首頁>> 走進喀什>> 喀什典故

塔克拉瑪幹沙漠深處的浪漫傳奇

來源:中國喀什網 作者: 發布時間:2016年08月11日 點擊數:

    塔克拉玛干沙漠莎车县喀尔苏风景旅游区的沙漠风景独特,沙丘呈波浪型无限延伸,十分壮观。在秋天,刚刚冲出地平线的太阳把静静沉睡的沙漠照的红彤彤的、万亩胡杨黄橙橙的,一幅幅上好的油画呈现在眼前,往往只恨自己没有足够大的怀抱,能够一下把美景贪婪地揽入怀中。日落的晚霞落在无边的沙海之上,游客坐在骆驼的双峰之间慢悠悠的从大漠深处返回,把烦恼、忧愁、压力、不快全部抛在大漠,一身轻松。夏日的午间来到炙热的大漠,如果幸运的话,能看到“海市蜃楼”,它有时像“蓬莱阁”仙境,有时像一座美丽的都市,有时是车水马龙,有时是美女如云,有一个援疆干部在这里还曾看到过上海的“东方明珠”呢。据说,“海市蜃楼”只有那些长年积德行善的人才有机会看到。

  這裏的沙漠是孕育愛情的沙漠,這裏的胡楊是充滿故事的胡楊。新疆著名的女詩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産“十二木卡姆”的搜集、整理者、葉爾羌汗國王妃阿曼尼莎汗就出生在這片沙漠中的喀爾蘇鄉夏普圖吾克村,1526年她在此降生。年幼時的阿曼尼莎汗跟著父親麥合木提在胡楊林中打柴,閑暇時就與村民和小夥伴們在這片沙漠上彈琴、唱歌、跳舞。10歲時,她用胡楊枝在沙丘上寫詩,並給自己起了個乃裴斯的名字。

  阿曼尼莎汗自幼聰敏伶俐,漂亮得像玫瑰花一樣。父親麥合木提曾經當過葉爾羌汗國宮廷樂師,後因宮廷爭鬥,被流放于此,常年以砍柴賣柴爲生。母親在一次牧羊時被飓風刮走喪生,那年,阿曼尼莎汗才8歲。在父親的熏陶培養下,她學會了多種樂器的演奏,能歌善舞,有著出衆的詩文天賦,14歲就被葉爾羌汗國的第二代國王阿不都熱西提汗召進宮內成了王妃。

  說起葉爾羌汗國第二代國王阿不都熱西提汗與阿曼尼莎汗的邂逅和結合,是一段浪漫的傳奇,更是關于這片沙漠、這萬畝胡楊的浪漫傳奇。阿不都熱西提本身就是一個精通阿拉伯詩詞、音樂、文學的大師,且愛微服出訪。一次他與大臣到這胡楊林中打獵,天氣十分炎熱,大家口渴難耐,見一農舍柴門虛掩,便走了進去。阿曼尼莎汗正是姑娘模樣,見一大群生人闖進,不禁面露怯色,遂退回屋內。其父麥合木提出面交談應對才解了尴尬境遇。國王見屋內挂著樂器,便叫麥合木提演奏,老者謙虛,叫出女兒阿曼尼莎汗彈奏。自幼能歌善舞且又精通樂器的她此時早已忘情,邊用沙塔爾彈奏,邊唱道:“哪個花園有你這樣美麗的一朵花?引來我這樣如癡如醉的百靈鳥?春天呀,你讓我想起了自由和天堂!”國王依然隱匿著身份,接口便唱:“說你的身姿是胡楊的化身,胡楊卻沒有你那翩翩的步態。說你的丹唇是玫瑰的蓓蕾,蓓蕾卻道不出你那纏綿的話來。”看著國王火辣辣的眼睛,情窦初開的阿曼尼莎汗頓時羞得滿臉通紅。然而這意外的相逢,最終成了一段珠聯璧合的美滿姻緣。

  這是一片快樂的沙漠,這是一片富有文化底蘊的胡楊。

  阿曼尼莎汗嫁給了阿布都熱西提汗,就象玫瑰和夜莺的愛戀有了結果。她在汗王的鼎力扶助下,頂住了當時宗教極端派別仇視音樂藝術,反對整理收集散落民間木卡姆的壓力,借助自己王妃的身份,召集大量的民間藝人、樂師、木卡姆演唱家對木卡姆進行一次系統的挖掘、收集、梳理和編纂。整理創編出集維吾爾古典音樂之大成的《十二木卡姆》,使民間音樂成爲科學、系統、嚴謹的曲目。

  在宮中,阿曼尼莎汗著有《心靈和誡言》、《精美的詩篇》等詩集。

  如今《十二木卡姆》馳名中外,成爲了維吾爾樂舞藝術的稀世瑰寶,列入了第三批人類口頭非物質文化遺産名錄。如果沒有這片沙漠、這片胡楊,也許就沒有了那場纏綿的愛情,也許就創作不出流傳至今的《十二木卡姆》。爲了紀念阿曼尼莎汗、紀念這浪漫的愛情,莎車各族群衆經常性自發地聚集到這沙漠中,打起手鼓、彈起都塔爾,唱起十二木卡姆、跳起麥西萊甫,一起慶祝美好幸福的生活。

  2014年5月,莎車的66對新婚夫婦還在這片沙漠、這片胡楊中舉行集體婚禮,現場圍成“心”字,祝福一生心心相印、愛情甜蜜。

  據說,有很多家長擔心孩子的語文、音樂、舞蹈成績不好,就會把孩子帶到這片沙漠、這片胡楊中轉轉,感受阿曼尼莎汗成長的足迹……

  這是一片遇難呈祥的沙漠,這是一片浴火重生的胡楊。1560年,34歲的阿曼尼莎汗因難産而死,阿不都熱西汗提悲痛萬分,終日郁郁寡歡,不思茶飯,不理朝政。不日,阿不都熱西汗臥床不起,禦醫手足無措,大臣心急如焚。樂師馬黑麻•瓦裏建議:阿布都熱西提汗與阿曼尼莎汗在喀爾蘇的沙漠相遇,在喀爾蘇的胡楊林中相愛,並許下同生共死的誓言,胡楊是他們愛情的見證,砍掉胡楊,消滅“見證”,讓阿布都熱西提汗與阿曼尼莎汗陰陽相忘,阿布都熱西提汗方能大病全愈。忠心的臣民一夜之間砍光、燒光了喀爾蘇沙漠裏的萬畝胡楊,燃燒了七天七夜……荒唐的做法沒能留住阿布都熱西提汗的命,也許是生老病死的自然法則,也許真的是“兌現”同生共死的許諾,阿布都熱西提汗在當年的冬天便與阿曼尼莎汗相遇在另一個世界了。

  現在看到的萬畝胡楊,樹齡都在60年左右,是當時的胡楊種子在沈寂400年後發芽、生長的,也許這是新疆最年輕的胡楊林,我曾和同事調侃說:這是一片朝氣蓬勃的胡楊林,就像8、9點的太陽,新疆“胡楊界”的未來應該是他們的。

  現在走進胡楊林,依稀還能聽到阿曼尼莎汗的歌聲、能看到阿布都熱西提汗與阿曼尼莎汗在翩翩起舞……